当前位置:主页 > Q生活坊 >半年用99.01%拨款‧刘天球挪用未来钱补洞 >

半年用99.01%拨款‧刘天球挪用未来钱补洞

发布时间:2020-06-20作者: 阅读:(823)

半年用99.01%拨款‧刘天球挪用未来钱补洞(雪兰莪‧沙亚南)雪兰莪州能力、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(SELCAT)揭露,雪州行政议员兼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刘天球在2009年1月至6月短短半年期间,已动用总拨款的99.01%,还“预支”12万令吉,需要挪用2010年的新拨款来补洞。刘天球今日(週一,2月1日)现身SELCAT听证会,他是第一个供证的民联议员。根据SELCAT提供的资料,刘天球在2009年前半年,向巴生县署提出168笔,动用61万1930令吉在选区及非选区上,是雪州36名民联州议员之冠。他解释,2009年的拨款之所以在半年内用完,是因身为行政议员的他仍需兼顾处于冬眠状态的巴生港口(州议员峇鲁希山服务欠佳,尔后退出民联),及哥打阿南莎(州议员马诺哈然还在甘文丁扣留营)。称多数给神庙社团他形容巴生是一个特殊地区,活跃的学校、民间社团及宗教组织众多,他无法拒绝,只能有求必应。他声称,助理曾告知拨款用得很快,但是基于服务人民的立场,他坚持满足每一个团体的要求,而且“多数”拨款都是给区内的神庙或社团。SELCAT主席邓章钦却从刘天球168项拨款事项中查出,其中只有25%(43项)的拨款是拨给上述单位,不能称为多数,但刘天球仍坚持是“多数”。刘天球说:“43项拨款乘于最高2500令吉的拨款,都用了十多万令吉,怎不算多数?”邓章钦听后非常生气,他怒斥:“168项扣除43项,还有百多项拨款,每一项若至少拨出2500令吉,数目不是更多吗?”指选区穷人太多“尊敬的,你知道吗?数目这东西骗不了人,这些都是有记录的,事实就是事实。你的拨款根本不算多数拨给神庙或社团,请你不要再狡辩!”他续称:“你说巴生区内的神庙或团体非常活跃,导致你批准很多拨款给他们,但我勉强允许你加入沙亚南和八打灵地区的拨款事项也不过那40项,你哪里可说多数拨款是给神庙和社团?”随后,刘天球才改口说是因为区内的穷人太多,他也是唯一一个有拨款给穷人看病或作为交通费的州议员。邓章钦说:“你说巴生特别多活跃的团体组织,为甚幺巴生县其他选区却没有面对你这个问题?”针对此事,刘天球说:“巴生县的州选区只有我和你两位华人州议员,通常华人团体会找华人议员,他们通常都来找我要钱。”他指出,虽然这些组织或许来自其他选区,但他一样照给,所谓有求必应,他很少拒绝不给拨款。“我不会问他们为甚幺不找其他州议员要钱,即使是印裔选民,找印裔议员要钱,我还是会批准拨款。”当邓章钦就此事问他是否觉得自己非常受欢迎(popular)时,他说:“我没这幺说,但每週有很多活动邀请我出席。”“既然有邀请,我一定盛情款待,不然会被指骄傲。况且,这是人民的钱,给回他们没有甚幺不妥吧?”167支票开给助理在刘天球所申请的拨款中,资料发现,168笔申请所发出的支票中,只有一张支票的接收人是“巴生区佳节基金”(Tabung Perayaan Daerah Klang),其余167张支票的接收人是“郑文福”(Tee Boon Hock)。郑文福是现任巴生市议员,也是班达马兰选区助理,专门替刘天球处理选区拨款事项。根据拨款条例,州议员的拨款必须用在选区的小工程上,而接收拨款者必须是注册团体,但这笔逾60万令吉的拨款中,并没有一项是小工程,反倒是非注册团体的拨款还不少。指挪用未来钱正常SELCAT成员沙阿里(淡江州议员)询问刘天球,拨款用尽后,2009年7月至12月若要用到拨款时该怎幺办?刘天球说,许多人于2009年的后半年陆续向他提出拨款要求,总计12万令吉,而他也答应预支2010年的拨款来支付。“一些较为紧急的拨款,我就跟别人借钱先垫着用,明年再还给人。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不健康的行为,因为选区求过于供是事实,如果雪州政府给我的拨款能增加,就不会出现预支的问题。”邓章钦:刘天球表现中等SELCAT主席邓章钦指出,听证会在传召12名证人后,终于完成了此次的听证会。他对于听证会的过程表示满意,其中更对太子园与斯里士蒂亚两名州议员的供证态度赞不绝口,至于刘天球,他则表示,对方的表现中等,与其他县署的县长接近。他于週一早上在听证会结束后,在记者会上指出,太子园与斯里士蒂亚两名州议员是基于选区面对水灾,所以才会有超额使用拨款的情况出现,他们其他的拨款使用都有依据指南去进行。针对委员会是否满意刘天球对于拨款使用详情所给予的解释,他表示暂时不欲置评,一切有待委员会开会讨论再提呈报告给州议会。“州议会将在4月召开,希望到时可以把报告提呈上去。”他表示,听证会让公务员、议员及民众上了宝贵的一课,并让拨款机制更具透明度及有制度。他声称,委员会是以专业的角度去审查议员使用拨款的情况,他也希望国阵的议员可以从正面的角度去看待委员会进行的听证会。刘天球遭消音3次邓章钦针对2009年1月至6月的选区拨款使用情况向刘天球发出提问,不过刘天球却指对方质问7个月拨款的使用情况,两人之间出现口角,邓章钦更行使主席的权力,3次对刘天球进行消音。很多组织找我要钱‧邓章钦与刘天球听证会上部份对话邓章钦:邓刘天球:刘邓:请你解释,在巴生9个州选区,为甚幺只有你使用了高达99.01%的选区拨款?刘:在巴生选区有许多不同的宗教组织,也有不同种族的组织,一般上,华裔组织都会向华裔议员寻求协助,而在巴生州选区却只有两名华裔议员,所以很多人都会来找我,就算是巴生州选区以外的组织也会来找我,就连印裔组织也一样,所以我面临很大的压力。我不能去质疑他们为甚幺选择来找我,这是他们的自由。每个议员做事的方式不同,不是所有议员都会拨款捐助穷人。邓:你不要嚐试去评论其他的议员,只要解释你自己那部份的就好。你说华裔和印裔组织都去找你,那就是说你很着名,对吗?刘:我没有这幺说,我每週都得出席活动,我也都好好地应付。如果你检查清楚就会发现,我的选区没有很多组织,不过在巴生却有很多。我是雪州行政议员,而不只是班丹马兰区而已。任何人有需求,我就去帮忙,所以我认为,一个州选区只有500万令吉的拨款是不足够的。我之前质疑前朝政府的国阵议员使用的拨款是否有让选民受惠,现在也一样。邓:你使用拨款的方式,其实与前朝政府国阵议员使用的方式相同。邓:我们要看的拨款情况是从今年1月至6月,不是7个月,你好好回答,不要说些没有根据的事,我提醒你,你是在宣誓的情况下供证。刘:主席请忍耐,听我说……(邓把刘的麦克风消音)邓:SELCAT是议会成立的委员会,这是公开的听证会,不是行政议会,当主席在说话时,请好好聆听,证人不应该在主席说话时插嘴,这是条规。你用政府的钱去支援没有注册的组织是很危险的行为。刘:主席,我要求喝水…(邓再次把刘的麦克风消音)邓:你是行政议员,在任何事件上都必须小心,SELCAT的出发点是好的,你应该忍耐,我们找出和修正弱点……刘:主席,我在这里供证,口会乾,想喝水…(邓第3次把刘的麦克风消音)邓:在这里,你要听主席讲话,这是公开的听证会,如果你提出要求,我们会考虑。现在宣布听证会休息5分钟,批准你的要求。‧2010.02.01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