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H爱生活 >202兵工厂的「环保」与「超环保」议题 >

202兵工厂的「环保」与「超环保」议题

发布时间:2020-08-10作者: 阅读:(509)

责任主编:邱佩青

202兵工厂的议题,炒得沸沸扬扬,中研院对「国家生技园区」的计划一再说明、修正,诉诸环评;之前虎视眈眈的鸿海,据说已经退兵,台北市政府也据说暂时压住为鸿海量身订作的「变更202兵工厂用地为特定专用区主要计划案」(参考「当国防部打开202兵工厂大门…」)。不过,若将以上事情当作守护绿地的「战果」,恐怕言之过早,目前唯一可以称之为「战果」的,大概是这块过去禁地的神祕面纱逐渐被揭开,让人渐渐可以窥看到里面的吉光片羽、将它拼凑起来。

国家生技园区环评的争论点

我们先来看一看「国家生技园区(以下简称园区)」环评的进展;下图是位于202兵工厂区(以下简称厂区)东北角25.2公顷的园区图,先做一点说明:

202兵工厂的「环保」与「超环保」议题
「国家生技园区」工程区位分析图(製图:孙穷理)。

图中土黄色的区块(C),是原本有建筑物的区块,浅蓝色的(A)区是水面,中研院说,不打算填掉;深绿色的(B)区,是草皮,(A)和(B)是中研院原计画中,预计兴建「产业专区」和「研究专区」的地方;至于粉红色的(D)区,则是依法不能开发的山坡地。

两块水面,是「三重埔埤」的遗址,在地表上,有看得到的沟渠相通,根据在5月11日曾经受邀前往勘察的营建署溼地小组成员、蛮野心足生态协会林子凌表示,环绕在两个水面之间的草皮下面,也有一个水系,「草皮」长不出树来就是一个证据,因为下面有水,树的根碰到水会烂掉;这片草地只要人站上去,就会陷下去,踏上几步就变得泥泞不堪,林子凌认为,这也符合「溼地」的定义,而如果中研院在这里兴建建筑物,它的地下室将饱受渗水之苦。

5月12日,当张晓风和记者进入厂区现勘的时候,中研院称,西边那个不在园区範围里的水面为「三重埔埤」,而将东边那个在园区里面、池底已经水泥化的水面,称之为「滞洪池」,这种命名,是为了造成「园区範围没有溼地」的印象,但是,这两块水面真的有那幺大的差距吗?我们看看下面这一张图:

202兵工厂的「环保」与「超环保」议题
本图依据1898-1904年的「台湾堡图」比对绘(製图:孙穷理)。

我们可以看到,现存的水系,都是过去三重埔埤的残余,不管地表、地下都是。5月17日,立法委员与记者再度进入厂区勘察时,军方人员表示,两个水面之间,原本也有地表的水系,不过因为厂区内陆续施工,将废土填入,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而当颱风大水淹来,这个百多年前的三重埔埤,因为地势的关係,会恢复过去的範围,庞大的蓄水量将发挥「滞洪」的功能。

另一个争议点,是5月10日马英九前往现勘时,所说的「6月1日还是要动工」的地方,是指厂区北面、预计将园区内厂房移过去那块地的整地工程(F)。整地的钱是中研院出的,林子凌批评,在环评都还没有开始、还不知道园区可不可以做的时候,就开始整地,这是浪费公帑的行为;绿党召集人潘翰声批评,在环评未过之前,这个「动工」就是实质开发行为,已经涉及违法。

中研院说「园区内没有天然的溼地」,溼地是天然或人工,本来就不是争议的重点,而园区内存在溼地的事实,也甚为明确。至于中研院另一个说法:「园区只用到25.2公顷中的9.6公顷」,林子凌也批判,在9.6公顷之外,根本都是依法不能开发的山坡地,并不是中研院为了保护生态而不去开发;这种说法,只是混淆视听。

写到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,在许多环境开发争议中常见的交锋和对话。

不过,事情到了202厂,变得有一点不一样,就好像它能掀起那幺大的波澜这一点一样,让人费解。

202厂「三千宠爱在一身」?

面对「开工争议」,5月14日,行政院长吴敦义宣布「在完成环评前先行停工」,而中研院也表示,将会把这一块不在园区範围内的地,纳入环评範围。至于「溼地之争」,5月16日,中研院也透过院长资深特助、生技育成中心执行长梁启铭表示,因为「距离202厂火药库迁移后兴建的防爆墙距离太过接近」,所以不打算在这块被环保团体认为是「溼地」的草地上盖房子了。

如果我们对照中科三期环评被判决撤销,环保署、国科会还是拒绝停工;中科四期不管怎幺样,都还是要刬平相思寮;苗栗县政府开发「后龙科技园区」的霸气腾腾,府院高层和中研院这几天的反应之快、姿态之低,难怪会有要张晓风「向南跪」的呼声跑出来。国光石化要把浊水溪口4,000公顷,差不多20几个202厂区面积的溼地填掉,而202厂区里面被参访的记者私下形容为「两个比钓虾场大不了多少的破池子」,竟能闹得个举国翻腾,而中研院的姿态之低,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想像,这到底是怎样?

5月16日,在艺文界「梦想202」的记者会上,许博允说,202厂的问题,已不只是环保的问题,而「是整个国家国土规划的问题」,同一天,经济日报社论「四层次评估202兵工厂土地的运用」批判中研院的计划,也指出「环评委员并没有权责也没有足够的资讯去思考第三个层次的问题,即我们有没有替代方案比这项计画更符合国家整体的利益」;也就是说202厂的开发,有着「超环保」的问题。

事实上,每一个环境议题,都有其「超环保」的面向,国光石化、科学园区的背后,是我们要发展什幺工业、要什幺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,而许多假借「经济发展」为名的开发背后,往往是庞大的土地与砂石利益;但是这种面向,往往被人以「经济与环保的冲突」这种假问题给轻轻带过,忽略不顾。

我们审视一下在202厂的「环境」争论:园区所属的「火工区」,连厂内官兵的进出都受到管制,所以形成的这个生态系统,就算是依照环保团体和艺文界所主张的,将这里保留为「全市性公园」,在大量的人潮涌入后,现存的生态还是会遭到严重的破坏。202厂争议,与其说是在「环保」的面向,不如说是都市整体空间规划问题,而「空间规划」问题的背后,则是经济发展与资源分配,而由于202厂背后利益之巨大,成为财团与政治人物角力的「必争之地」,才因此让事件的发展以如此的方式爆发出来。

202厂争议,当然不是「环境与经济之争」,也不只是一个环境的议题,它更是一场「资源分配」与「经济发展」的辩论。

事情没那幺容易结束

再谈到经济日报这篇社论,以「台湾的发展和就业机会已过度集中在北部」为由,要求中研院另行觅地之余,对于另一个虎视眈眈要取这块地的鸿海,在最后一段,这样说:

至于这块稀有土地交由民间开发是否图利财团的问题,我们觉得政府最好避嫌。这种大面积开发只有大财团有能力承接,因此即使是公开标售,也和二次金改一样难逃图利财团的指责;更何况若是私下交给特定财团,那就是跳到淡水河也洗不清人民的怀疑。

这段文字实在让人摸不清头脑,「私相授受」会被怀疑、「公开标售」也会被指责,那政府要如何「避嫌」呢?结论应该很简单吧,不然不要释出,202厂原封不动,不然就依照马英九先前所宣示的「设立全市性公园」,这幺简单的结论,在这篇论述严谨的社论结尾居然写不出来,就让人不知道它在暗示些什幺了。

我们来看看台北市政府的「变更202兵工厂用地为特定专用区主要计划案」的内容,是「生态环保科技园区」,将来它要採取的方式,是「租」而不是「卖」,而且根据市政府都发局的说法,将来要以「公开招商」的方式进行,不会「私相授受」(参见:「公有土地免钱租郭台铭 炒作?环团:202兵工厂释出设公园」);也就是说,市府早就已经为经济日报这篇社论找到了答案。说到这里,也不免让人联想起经济日报所属的联合报系,在4月12日,率先进入厂区,大作中研院要刬平厂区自然、人文美景的新闻;在5月5日刊登张晓风「报告总统 我可以有两片肺叶吗?」一文,接着将202厂的争议推向高峰。

202兵工厂的「环保」与「超环保」议题

无论这一场争议是不是如「阴谋论者」怀疑,是由「高层」和「媒体」所共同製造出来的,民间的看法,似乎已经朝向一定的共识发展,张晓风与艺文界在5月16日将运动推向「争取台北的中央公园」。「公园」到底对环境生态的保护有多大帮助,可能不如它是一个「公有」、「公用」的方式,来处理这一个巨大公共资产分配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在202厂争议还在浪头上的这段时间,在媒体上这个事件都还是一场迷糊仗,而我们可以预见,不用多久时间,这个浪头马上就要过去;中研院谋地甚急,放低姿态,务求拿到地再说;我们再用「小人之腹」,来猜度一下,鸿海与市政府有没有可能是先兴风作浪驱敌、再退守静观其变,等到浪头一过,重新进军?这些猜测,都只有在这片土地最终沦陷,或者最终成为市民的共有财产的那一天,才会止息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